第三百二十三章 这东西你别想了(1 / 2)

第二日尚书郎死在家里的事情便被捅出去,尚书府的下人统一口径是徐锦晟走了以后尚书郎才被人杀死的,矛头直指向徐锦晟。

徐锦晟听了之后直接就被气笑了,他反驳,但是无效,他没有证据证明他是清白的,这件事还惊动了和帝,和帝这一个月来终于上了早朝,第一件事就是将徐锦晟先行压到大理寺,等待事情查清楚之后再做定夺。

德妃听说这件事后直接去御书房找和帝想要为徐锦晟求情,但和帝却以身体不适为理由拒绝会面。

徐锦宁不禁赞赏丰禹真是挑了一正确的时机,那五个书生自然也跟着一起进大牢,谁让他们是最后见到尚书郎的人呢。

“这次也让德妃常常被拒之门外的滋味儿!”

温丞礼检查过马鞍后,问她:“公主,我们到底要去哪里?这个关键时候,确定不要带一些护卫么?”

“去看个重要的东西,放心吧,沿途都有红影卫跟着安全的很,本宫也不会让你出事的啊。”

只要德妃母子倒霉,她心情就大好,“怎么样,检查完了没有啊?”

也不知道温丞礼执着个什么劲儿,非得要检查马匹。

“已经没有问题,可以出发!”

徐锦宁走到马儿身边,揉揉马的脑袋,翻身上了马,温丞礼则坐到另一匹黑马上。

到了城外,徐锦宁冲他眨眨眼睛,俏皮道:“跟紧我,千万别丢了。”

温丞礼还没说话呢,就见某人箭一样的冲了出去,他看了一眼旁边快速消失的影子后,嘴角一扬,架着马儿跟了上去。

两匹马儿在山林间快速的飞奔着,溅起一地的沉沙。

徐锦宁骑术很不错,一路上都没出什么问题。

她这么神神秘秘的温丞礼还以为要去什么好地方,没想到竟然是去琳妃墓。

他们的马儿在小茅屋那儿停下,把马儿留在门口后,徐锦宁敛起嘴角笑意,眼中多了一些忧伤,“跟你在片云山吵完架,我就来了肇寒将军这里,他跟我说了许多,担心我的安全,他还特地将我送到山上,那天晚上,他守了我一夜,就是为了阻挡那些来杀我的刺客。”

“肇寒老将军是个重情重义之人!”温丞礼把手放到她肩膀上安慰到:“别太难过了,说不定肇寒将军在地下见到了琳妃娘娘呢?”

“唉!必定是炸毁琳妃墓之人下的手,别让我知道是谁,让我知道的话我订要将他碎尸万段。”

徐锦宁拿过马儿身上的酒倒在地上,哽咽道:“肇寒将军,你且安心的去吧,我会为你报仇的。”

三杯酒后,徐锦宁拂去眼角泪水,快速转身走出去,她不想让温丞礼看到她的眼泪,她的脆弱。

琳妃墓那儿已经被炸的四分五裂,门口大敞着,依稀还能闻到这里的火药味儿。

见她要下去,温丞礼急忙飞过去,挡在她面前,警惕的说:“还是我先下去看看吧,防止有什么危险。”

徐锦宁也没有拒绝,她出神的盯着温丞礼的后背,任由着他拉着自己的手往下走去,温丞礼的手格外的冰凉,他的手指又长又细,握着的时候骨头关节膈的她手有些痛,但她没有松手,反而紧紧的握住。

抓着他的手,才能感觉到一丝安全。

墓室里的东西没有动过,唯一动过的便是那琳妃的棺墓,被人移动到另一边,露出了下面的那条黑色通道。

“公主之前来琳妃墓的时候也有发现这条通道么?”温丞礼忽然问。

徐锦宁总共来过琳妃墓两次,第一次是跟温丞礼一起寻找孟河家转那本书,调查陈垚案的时候,第二次是她自己悄悄过来寻找真相发现了这条通道。

“这条通道通往的是军机处的一间密室,之前里面住着一个人,不过现在那人应该已经被人带出去了。”

说不定杀死肇寒将军之人,就是为了带走密室里的那个人。

里面漆黑一片,温丞礼拿出火折子将带来的火把点燃,里面有一个巨大的铁笼子,不过里面已经空无一人,只剩下地上那些比胳膊还要粗的铁链。

里面的味道很难闻,毕竟那个人在这里住了许多年,都是一些排泄物的味道。

温丞礼走向那扇巨大的黑色铁门,说:“这的确是我之前在军机处看到的那扇门,没想到琳妃墓居然跟军机处链接在一起。”

“那个男人应该就是江阴了!”徐锦宁说的很肯定,“不知道他被谁带走了,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”

“若是左迁知道江阴还活着,绝对不会放过他的,别忘了江阴才是青儿的丈夫,而左迁……呵,一个强盗罢了。”

“‘强盗’这个词倒是用的挺贴切的,可青儿已经被左迁带到夏国了,江阴又在哪里呢?难不成是聂白把人带走了?”徐锦宁转头看向温丞礼问,“你觉着呢?会不会是他?”

“以他的本事的确很有可能是杀害肇寒将军的凶手,可他为什么要带走江阴呢?”温丞礼不解。

聂白、江阴、左迁、青儿、德妃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深,他们根本猜不透。

还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慕青黎,他的母妃,如果她还活着为什么不出来见他呢?

母妃,又在策划着什么?

徐锦宁看了一圈总觉得少了些什么,之前来这儿她是没有火把的,只是借助着那瓷瓶的微弱光芒才得以看到江阴的大致外形,如今……等等,发光的瓷瓶?

她急忙转身看去,原本放瓷瓶的地方空空如也,她跑过去惊道:“这里曾经放着一个会发光的翠色瓷瓶,那瓷瓶很是怪异,我本来想去看看,可江阴却让我不要动。”

“发光的瓷瓶?”

“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材质制作而成,应该跟夜明珠的性质差不多,只在黑暗中发光。”徐锦宁说着把手放到原本放瓷瓶的地方,这里已经没有东西,空空如也:“聂白把人带走也就算了,为什么要把这个瓷瓶也拿走呢?”

温丞礼猜:“说不定对他有什么特殊的意义!”

他环视了一圈,这里除了那个笼子之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他问:“公主,你带我来这里可是有什么新的发现?”

“我只是在打赌,赌一次人还在这儿,可惜我赌输了。不过这么大的密室应该不只是囚禁江阴,应该还有别的用处才是。我能发现的已经全都发现了,这次带你过来看看还能不能发现其他的东西。”

这么大的密室,只囚禁一个人的确是有些不太正常,就是赵管事和欧阳怵都不知道这里关了人,不知道这间密室的秘密。

他顺着密室走了一圈,火把放到墙壁上,忽然,他摸到了一个凸起,他把火把拿的近一些,赫然发现囚笼后面那块砖头是可以按下去的。

温丞礼犹豫了一会儿,担心这是什么机关,他对徐锦宁说:“公主,你先站到我身后来。”

若是有什么机关,他能第一时间护住徐锦宁。

徐锦宁不明所以,还是走了过去:“怎么了?”

温丞礼伸手环住她的腰,小声说:“等下你就知道了!”

说完,他按下了那块凸起的石砖,没有预料的开关,只有一扇很小很小的石门缓缓地打开,而这石门打开的位置正是放瓷瓶的地方。

那儿透着金色的光,像是有什么东西。

“带你来果然是正确的选择!”徐锦宁兴奋的走过去,“这个小开口只能让人一个一个的过去,我先去看看。”

“等一下,还是我去吧。”他不放心这么贸然的让徐锦宁下去,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东西,万一有别的机关呢?

趁着他愣神的功夫,徐锦宁已经从入口钻进去了,里面不是很高,得猫着腰才能进去。

温丞礼来不及阻止只得蹲在门口,出言提醒:“要小心些,有什么事立刻跑回来。”

徐锦宁还没走到头,他不敢进去,怕万一出什么事情徐锦宁反而来不及往后跑。

“里面很安全,你进来吧。”

直到听到徐锦宁的声音,温丞礼悬着的心才放下来,猫着腰进去了。

徐锦宁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,惊道:“这里面居然放着这么多金子,还有这么多的金银珠宝,搬出去简直可以养活一整个军队了。”

小小的密室里居然藏着这么多宝藏,简直是一个藏宝室啊。

温丞礼没有注意那些金子,反而内前面台子上的盒子吸引了目光,他走过去,盒子是金子制作而成,也没有上锁。

“打开看看吧!”徐锦宁手里拿着一把金色匕首。

温丞礼把盒子打开,瞳孔猛地放大,错愕的盯着那里面的东西,小声呢喃了一句:“宁国边防图!”

谁能想到宁国边防图居然被藏在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密室里?

若不是徐锦宁带他来这里,怕是他这辈子都找不到宁国边防图。

徐锦宁心里‘咯噔’一声,防了这么长时间,居然是她自己带着温丞礼找到了边防图。